科技賦能陷困局,TO B拉鋸戰何解?

2019-09-03 03:36:51來源:中騰信

  當前,我國互聯網發展正處于消費互聯網向產業互聯網轉型的重要機遇期。中國經濟“換檔提速”,產業結構深化調整,產業端不斷尋求降低成本、提升效率的路徑,催生To B業務藍海,傳統企業服務商和BAT等巨頭積極入場。

  

  但To C向 To B的換道似乎并不好走。以金融行業為例,零壹財經《上市金融科技企業發展報告(2019)——科技價值的覺醒》顯示,盡管上市金融科技企業正在積極加強與金融機構的合作,將其作為業務重點,并不斷加大研發投入,實際上,雙方極少有涉及純技術輸出的業務模式。

  

  起于科技的To B賦能似乎成了偽命題。

  

  究其原因,不容忽視的是To B商業模式的特殊性。To B 不同于To C,很難找到一套類似To C業務的通用意義上的解決方案,各家金融機構的數字化轉型處于不同階段,需求點和合作模式不同,很難有標準化的產品和服務,加上合作機構流程漫長、決策機制不靈敏等,這對合作落地周期提出了高要求。

  

  基于上述To B業務的復雜性、特殊性,金融科技服務商前期所需要投入的人力成本和時間成本極高,不少金融科技服務商感嘆“純科技輸出困難”、“To B 錢難賺”。更為關鍵的是,金融機構原有系統封閉,對于科技驅動的業務模式理解不足,單純的兜售一套系統,會面對無從下手的問題,很難應用落地。

  

  此外,金融科技企業和金融機構還需要解決最底層的信任問題,中國社科院金融所銀行研究室主任曾剛曾提到“目前行業有數百家金融科技機構提供To B服務,但大部分企業并沒有實際技術輸出的能力。”由此,金融機構在采取新興的科技手段、選擇金融科技合作伙伴時的“眼光”很重要,如果無法驗證其服務和技術實力有效性,操之過急,很可能選錯對象。

  

  對于目前的To B服務困局,專注獲客與風控的金融科技服務商——中騰信看得比較冷靜。其破局的思路可歸結為三點:

  

  首先,得有足夠的耐心,要沉下心來做足夠重的事。To B的業務爭奪是一場持久的拉鋸戰,而不是快閃式的路演,面對個性化需求,除了要做好長期投入但短期回報率低的困難準備外,還要有更強的服務意識,要能根據客戶需求快速反應、提出可落地的解決方案。

  

  其次,對于To B業務來說,技術是核心競爭力,但技術與賦能之間還有業務這道鴻溝,比方說讓傳統 IT 公司在做金融科技時面臨一個硬傷——它不具備業務思考能力。并且,從技術的角度觀察,隨著技術開源和人才培養加快,僅憑技術能力已經難以建立金融科技行業的競爭壁壘,深入場景優化產品,為金融機構起到實質性輔助作用并創造新價值的金融科技公司,才能在擁擠的To B服務賽道中脫穎而出。

  

  最后,To B市場足夠重,像To C一樣全面鋪開、All in所有領域的打法是必然行不通的,選定細分領域與行業企業深度合作,做精做細,是一個思路。

  

  中騰信以消費金融業務起家,區別于僅僅提供模型或技術的金融科技公司,其在以往的業務實踐中沉淀出對外輸出的能力,對業務有深刻理解,且前沿技術已經通過市場驗證,顯然更具市場競爭力。

  

  金融科技的未來屬于真正能夠解決客戶業務需求的先行者。相比于其它機構扶上馬送一程的服務方式,中騰能夠做到基于自身實戰經驗,把對業務的思考納入服務體系內,實操性更強,對需求方來說也具有更好的適應性。

东方6十1是最新开奖